• 风景图片大全_风景头像图片_世界风景名胜照片_地图卫星地图高清_旅途风景网
  • 谁是肇事者

    发布日期:2021-11-27 19:4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    9月11日晚,G309临淄尧王村路段,一辆摩托车与一辆电动车相撞,摩托车驾驶员驾车离开现场,骑电动车的老人受伤。由于当时天色已晚,老人没有看清摩托车的牌照、颜色及司机的长相。本是一起并不太大的交通事故,却将两个原本并不相识的人联系在一起。孙杰(化名)说,是他路过事故现场,拨打了救援和报警电话,本是出于好心,却不料被老人家属怀疑为肇事司机。老人家属则说,事故发生后,老人看到过摩托车司机打电话,怀疑是肇事司机拨打的120,如果孙杰没撞人,为何他不拦住肇事的摩托车司机?孙杰是被冤枉的吗?谁是肇事者?记者进行了调查。文/图 记者 崔冬云

      孙杰说,9月11日,他开着自己的面包车去临淄接一个朋友,18:20许,经过G309尧王村路段时,他看到对面车道一辆摩托车与一辆电动车相撞,两名驾驶员都倒在了地上,摩托车驾驶员撑着身子想要爬起来,但是没能起来。

      “我当时是由北向南开,摩托车是由南向北行驶,电动车正好要拐弯,就看见两辆车撞上了。”孙杰说,在事故发生地的北边正好有一处测速探头,他的车开得不快,他隔着路中间的护栏看到两个人都受伤了,于是便拨打了122报警电话,向交警介绍了事故发生的具体位置。

      孙杰告诉记者,交警在得知事故双方均受伤后,又嘱咐他再拨打120,之后他又拨打了120急救电话。

      因为要去接朋友,孙杰在打完救援和报警电话后,便驾车离开了。“我接上朋友后,又按照原路返回,路过时却发现事故现场发生了变化,电动车被搬到路边去了,天很黑我也没看到有人。”孙杰说,当时看到这一幕时,他还有些担心会被交警误会报假警,开车又走了一段后,他看到120急救车赶到,他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      当天晚上回到张店后,孙杰的手机突然响了一声,看到未接电话后他打了回去。孙杰告诉记者,电话里对方说自己是事故中电动车一方伤者的家属,并询问他为何撞人后就跑了。

      孙杰听完后,意识到肇事摩托车司机很可能是跑了,伤者家属将自己当成肇事者了,于是他便跟对方解释一番,对方又问他既然没有撞人为何不拦住摩托车司机。

      “首先我没有看到摩托车司机跑,再者我已经尽到应尽的义务了。”孙杰说,没过多久他又接到了伤者家属打来的电话,仍旧是问上述问题。

      之后,孙杰了解到,伤者家属是从120方面了解到他的联系方式。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,孙杰又联系到交警部门,“交警说已经勘查现场了,是摩托车撞的人。”

      孙杰说,当天22:00许,伤者家属再次打来电话问他,是否看清摩托车驾驶员的长相,“天太黑,根本看不清楚。”

      伤者家人:伤者看到肇事司机打过电线日中午,记者与伤者王先生的家人取得联系。

      王先生的家人在电话里告诉记者,王先生今年61岁了,事故造成其头部受伤缝了6针,面部及胳膊有骨折,目前,他在桓台起凤整骨医院进行治疗。据王先生事后回忆,当天晚上事故发生后,他感到有些头晕,努力保持清醒起身后,便看到摩托车司机要走,于是就喊对方不要走,但摩托车司机还是骑上车就走了。

      王先生的家人说,目前王先生神志已经清醒了,由于事发时天色已晚,他没有看清摩托车的牌照、颜色及司机的长相。

      “老人说事发后,他看到摩托车司机打过电话。”王先生的家人说,于是,王先生便怀疑是肇事司机拨打的120,之后他们通过120方面了解到了报警人孙杰的联系方式,但是打过去之后对方说自己不是肇事者。

      王先生的家属还告诉记者,他们已经与交警方面取得联系,希望能尽快找到肇事者。

      在电话采访中,记者多次提到想要与王先生进行面对面交流,但他的家人一再表示不方便见面。

      随后,记者赶到了桓台起凤整骨医院。在该院住院部,记者向工作人员询问王先生住在哪个病房时,工作人员查询记录后并没有找到相关登记。在该院门诊,记者了解到,此前有一名面部骨折的老人来此治疗,但是已经离开了。

      随后,记者再次与王先生的家人取得联系,对方表示,王先生在医院做完检查后,需要回家养养伤再继续进行治疗。当记者再次表示想要与伤者见面的意愿时,对方表示,如果以后有需要会与记者联系。

      12日10:00许,记者赶到了位于G309临淄尧王村路段的事发地。记者在现场看到,该路段中间设有护栏,在事发路段附近设有测速监控装置。

      “没有听说11日晚上发生事故。”在事发路段的一处加油站内,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这里的工作人员是轮班制,晚上值班的工作人员已经下班了,并没有听他们说发生事故。

      在一处加工厂,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他们也不知道前一天这附近发生了交通事故。

      在一番调查采访后,记者没有找到9月11日晚目击事故的市民。同时,记者走访了尧王村及附近几个村庄,村民们均表示没听说过这起交通事故,也不清楚肇事的摩托车驾驶员是否为附近村庄的村民。

      10:50许,记者几经周折,打听到了事发当晚出诊的齐鲁石化医院集团中心医院。该院急诊科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当天19:00许,事故中受伤的老人被接回医院,老人头部有外伤,而且有多处骨折,做完相应检查、伤口缝合后,老人便离开了医院。

      随后,记者联系到了临淄交警部门当时出警的一名民警。在向该民警介绍了相关情况后,对方表示,他接到过孙杰打来的电话,在电话里孙杰也向其说明了伤者家属将其认作肇事司机一事。

      “我跟他解释过,如果伤者不是他撞的,不会有事的。”该民警认为,伤者方可能是因为孙杰在现场目击后,没有及时拦下肇事车辆才会一再打电话。按照正规的处理途径,伤者方应该先将自己怀疑的车辆或对象告知交警部门,然后由交警部门进行调查。

      12日下午,记者就此事联系了临淄交警部门。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事故发生地附近设有测速监控设备,如想证明孙杰与这起事故无关,可提供其当时所驾驶汽车的车牌号码,凭相关单位开具的证明,到交警部门调取监控录像,以此便可澄清事实。

      在得知这一消息后,孙杰第一时间向记者提供了自己当时驾驶汽车的车型和车牌号码,记者随后就此事与交警部门进行了对接,对方表示,目前,事故仍在调查之中,本报将持续关注此事。建行信用卡中心南宁运行中心正式运行“水韵江苏”旅游宣传片发布